星期五, 9月 14, 2012

其實我只是不想習慣寂寞

停掉噗浪兩個禮拜,結果我的行為模式還是沒有任何改變。只是噗浪變成了臉書和辜茍家,還有暗黑3的拍賣場。

這樣有什麼意義?我還是沒有辦法跨出改變自己的一步,也沒有真的認真去整理房間,只是換一個方式因循茍且而已。

其實已經沒有打開電腦的理由了,卻還是習慣性地打開,什麼事也沒做地浪費時間,用來疊涅法雷姆之勇的話我現在應該已經滿裝單人踩進第三章了(?)。

兩個禮拜,我還是放不下這種憤怒,憤怒到讓我停掉噗浪的憤怒,比憤怒更多的,是哀傷。原來我根本就只是在自以為是哀傷。

我永遠都只是在傷害別人,到今天為止,感謝各位三十年來的包容與原諒。對不起,我如此自我中心。我只是個長不大的死小鬼,永遠都在傷害我周遭的人事物,而我一點改進也沒有。

為什麼我即使被來回輾過底線也不好生氣,卻要為了傷害到人的核心價值而被痛罵,更何況那不是我的本意?其實也沒有為什麼,只是一個成熟的社會人本來就該避開危險區──別人的和自己的都是。不想受傷,就不要靠近營火;不想傷人,就不要拿著火把而不自知。

既然我總是會傷人,那就什麼話也不必說就好了。既然總是會受傷,那一開始就先按R2回避就好了。這才是成熟合理的態度。才是我適合的態度。靜靜地看,不要評論,不要感想,可能受傷就不要細看,講了就傷人,看了就自傷,多不好!

我需要的不是群居,只是習慣。回到過去習慣自己一個人的習慣。社交太累了,還要猜人還要給猜,太累了。打開冰箱挑一罐飲料,刷條碼,照表付錢,一清二處多好。但是人際關係卻是討價還價,嘴上說的心裡猜的對方聽的事實上的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我不想猜,太累了。

我也曾經想變的更好,但那顯然不適合我,痛苦太多,收穫太少(欸)。既然不想去面對,那能逃多遠就多遠吧,就這樣繼續逃下去就好了,這樣就好。

星期六, 6月 02, 2012

雨過,總會天晴的

小時候的我很喜歡下雨。因為下雨很舒服,淋雨熱熱的,踢水很開心。

我喜歡下雨,因為我不懂什麼是悲傷。

現在的我說不上喜歡,但總是和情緒連結在一起,總是陰陰的,負面思考總是隨著濃得化不開。只是

雨過,總會天晴的。

其實我不討厭下雨,因為我更喜歡雨停時穿過烏雲的陽光。看著天使降臨的氣氛,感覺自己多少也得到一些救贖。

如果真的能得到拯救的話就好了。

五月病的結尾,是親人離去的結局。笨拙的表達方式,換來的是毫無憐憫的孤獨。

如果可以更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感情就好了。

我想這樣期許自己。期許自己可以穿過這場雨。

雨過,總是會天晴的。

星期日, 8月 22, 2010

蛇、道路、巡禮者

自由行者  巡禮者=費里曼(Freewalker: Freeman Pilgrim)

"神不眷顧任何人,神只眷顧人們的生命旅程。"

蛇眼美人  美狄亞(Medusa: Medea)

"下次你真的會死掉啦!大笨蛋!"

如果要說世界無奇不有,那最奇怪的組合就是這對旅行者了吧。
巡禮者‧費里曼,孤兒出身的他從小在道路之神的神殿中成長。說是神殿,其實只是間掛上聖徽,多放幾張床的草屋而已。一邊隨著各路巡禮者四處旅行,一邊學習宗教與戰鬥的知識。長年的耳濡目染與不斷旅行之下,費里曼成為了一名道路守護者。費里曼天生就有一種領導者的氣息,雖然他的學問和武藝只能算是泛泛之輩,但是他的舉手投足卻經常是眾人的焦點。而他的言行談吐,更總是能瞬間吸引人們全神貫注地傾聽。在費里曼的身上,就是有這種特別吸引人的特質,也因此有許多人願意跟隨在他的身邊。

美狄亞,生於荒野中的蛇女梅杜莎一族。熱衷於收集藍寶石飾品。甚至運用魔法道具扮裝成女人混進人類的城市,進行偷拐搶騙等等的勾當,一切都是為了收集更多、更多、還要更多。但是在某次行動中被同夥背叛,落入了必須和費里曼戰鬥的狀況。雖然梅杜莎一族有著令人膽顫心驚的石化魔眼,但是面對費里曼,卻完全束手無策。


星期日, 7月 04, 2010

迷霧城市招生計畫(假定)

團名:迷霧城市
規則:4D20 HOME RULE
跑團方式:MSN or SKYPE or 現場(擇一)
遊戲人數:4~5人
遊戲目標:
玩家從固定的角色中選擇喜歡的角色做扮演。在遊戲中進行解謎與各種動作,以解開故事背後的謎團,將一切導回正常狀態。

遊戲方式:
由GM提供四到六組人物模組及背景供玩家選擇,玩家需和GM詳細討論人物細節,以便在遊戲中能獲得更大的發揮空間。
遊戲內判斷的方式以4D20為主,依據角色和狀況使用1~4顆骰子。使用方式有兩種:1.各骰子分開計算成功;2.合計計算。時機的決定由GM判斷。

遊戲簡介:
一個初夏的早晨,幾個人從台北鬧區街頭某處醒來。眾人發現整座城市充滿迷霧,卻完全沒有任何人煙。本應車水馬龍的路上看不到任何行進中的車輛,正當眾人起疑時,收音機的那頭傳來了廣播節目的聲音......

角色介紹:
中年偵探(男):
前刑警退休,離過一次婚,有個十八歲的女兒,卻因為禁制令而從來無法探視。當刑警時曾經充滿幹勁,卻因為某些因素提早退休,現在過著渾渾噩噩,一天是一天的日子。

美人記者(女):
大學畢業即埋首於記者事業之中,回過神來時已經三十歲了。突然意識到再這樣下去自己會工作愛情一事無成,最近相當苦惱。

阿宅大學生(男、女):
隨處可見的大學生。完全不打扮自己,整天只想和電器用品&網路遊戲為伍,對某些方面有著狂熱的愛好,講起來頭頭是道,但是對沒有興趣的話題完全不想討論。

女高中生(女):
花樣年華的女高中生。校門口的早餐店是一天的開始,上課是補妝時間,下課是八卦TIME,放學的玩樂才是本業。家境富裕的單親家庭,和總是在工作見不到面的母親同居。

三等巡查(男):
充滿幹勁的菜鳥,射擊技能出眾,但是身為交警隊的一員幾乎派不上用場。最近有一種熱血逐漸被消耗的空虛感,對於警察這份工作的嚮往開始感到疑惑。

以上。
請有意願的玩家考量自己的配合狀況再回應報名,請和GM聯絡,敲定跑團時間。

星期五, 5月 28, 2010

新世的班表

白底放假:

以上,做個紀錄。

星期二, 4月 20, 2010

難得半夜可以有時間休息兩個小時=A=

總之我現在在公司打這篇文章。是的,我在三月的時候找到工作了。
大概只能算是半個科技新貴吧。因為我現在在科學園區當技術員。

星期五, 1月 01, 2010

打倒四大天王之一算什麼,還有25536個頭目要打啊啊!

從今天、不,昨天下午五點半,我正式回歸無業遊民了。
這件事情對好大喜功的我其實是一個不錯的警惕。
雖然有一個14樓的秘密基地招待所是很不錯,但是沒有穩定性,就什麼都不是。
我是該好好檢討我自己一番。下次除非年收有60萬,不然都不要用租秘密基地的心態租房子了。
不過我要相信這個世界,一切都會有轉機的!大概吧,我想應該可能會吧,也許是這樣也說不定。
就這樣,新世踏上了新的旅程。(本季結束)

星期三, 12月 16, 2009

天總是不從人願,那我就祈禱世界和平好了。

無能的人,永遠都在迷惘自己的人生。
像我就是一個例子。

以下別看了,只是怨天尤人而已。

到了這年頭,卻連個正式的工作也沒有辦法持久。
什麼狗屁經濟復甦,我都快死在路邊啦!

人生就是這樣,
有能力的人不需要煩惱出路。
有錢的人不需要煩惱明天。
有權力的人不需要煩惱慾望得不到手。

什麼都沒有的我,只能照三餐祈禱聖誕老人送世界滅亡給我當禮物。
一邊騎著機車一邊唱著大家都去死。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什麼了...
這就是年輕的時候,不考慮未來的下場。
就連當ヲタ也比不上別人,廢物一個。

我唯一在行的,就是放棄。

想想其實從國中開始我就是不斷地放棄我自己吧。
有前三志願的實力,卻硬是考進離家近的高中。
因為我不想花車錢和時間通學,浪費錢。
上了高中就開始不想念書,到了最後,都不知道該從何念起了。
我也想過去上補習班,也是到了最後的最後,硬著頭皮凹錢去。
不然我大概只能去上塞錢入學的大學吧....
上了大學我有心要認真了,但是卻已經念不下書了。
腦袋就像壞掉的菜瓜布,什麼東西都沒辦法吸進去。
念了四年,程度和同學大一的時候差不多。

最後不管什麼事我都輕易地放棄。
合氣道也是。努力了那麼久,卻因為一句多嘴,讓我自己覺得無地自容,最後只有逃走。

我只想逃走,一直逃一直走。
我不知道我應該要去哪裡,反正就是從現實中逃離。放棄一切逃走。
死到臨頭,我還是只想逃走而已。逃避現實。

我總是用藉口綁住我自己,可是當那些爛理由都失去的時候,
我就不知道我自己該做什麼了,然後我就想逃,逃到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去。
反正招生已經成功,我不在也無所謂,我逃離了合氣道社,
爺爺已經過世,家裡已經不需要我的支援,我逃離了台北。
現在我都要被裁員了,那我要逃到哪裡去呢?
我不知道,我只想當鴕鳥,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不知道。

我想逃走,從這裡,現在就逃走。我不知道要去哪裡,就只是想逃走。
我不想回家,我沒有地方可以去,只好將自己關在這裡。
如果世界能在今天晚上毀滅就好了。我只能這樣期待著。

星期日, 11月 15, 2009

【MONSTER HUNTER系列】講習

本週主題:【MONSTER HUNTER系列】講習
作品沿革


星期一, 10月 19, 2009

過度的自我悲劇英雄化,下場就是推著一堆垃圾睡車站的那個阿伯。

我是一個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喜歡什麼才想做什麼的人。
小的時候我喜歡念書,看書就是我的一切。
國中的時候喜歡裝文學青年,因為大家都念書,所以我很努力的念書。
到了高中之後,身邊沒幾個人真正愛念書的,所以我又不念書了。
從這時候開始,我喜歡悠閒的感覺。
慢慢的,一天又一天過著一樣快樂的日子。
我喜歡和朋友在一起,每次聚會我都希望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人。

但是到最後,我還是自己一個人。


原來我只喜歡我自己。


我是一個自我中心的人,就算是朋友,也像玩偶一樣,想抱的時候就抱,不想玩了就丟到一邊。然後自己劃一條線,連我喜歡的人都沒有踏進這個範圍的資格。

我是一個自我中心的人,我是一個混蛋。

我想做什麼,就要做什麼。如果不順心,我就很不愉快,不愉快我就想逃避,逃進自己的圈圈裡。沒有任何人能進來的自我封閉。
自我封閉很好,我只要一直想著"都是別人的錯"就好。反正只要不講出來就沒人知道。
因為我還是人類,所以我可以用虛偽笑臉和每一天說晚安。
我就算將"反正沒人真的會喜歡我"的事實說出來,也只是會獲得"幹,這傢伙又在哭腰殺小"的安慰。
很正常,我的行動模式就是不斷地刺探別人的底線,傷害到對方討厭我為止。
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我就是不斷地在傷害別人;還引以為樂。
我知道所有人都不喜歡被我聽到他們自己的事。
因為我只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出來當作攻擊的手段,

來取悅我自己。

然後我畫地自限。

汝不可試探主,汝的神。(申16:6)

畫一條沒有人可以越過的深溝,養著魔龍的護城河。傷害每一個靠近我的人。

直到我自己遍體鱗傷。

很好,這樣一來我就不需要任何人也能活下去。不需要為任何人傷心。不需要去擔心任何人。

所以我看《とらドラ》的時候很不愉快。
因為到最後,沒有一個人能守住自己的底線,可憐的喜劇收場。
什麼都經歷過的青春,不需要像我一樣看著不會癒合的傷口發愣。

既然如此,我還是繼續傷害別人。
AT力場不是最強的障壁,是最強的攻擊手段。
啊,不過都拍新劇場版了,這設定大概會消失掉吧。

最強的防禦,就是毫無喘息機會的攻擊。

ヘビは、一人でいい。